宇智波七爷

一本命佐助,二本命王耀,三本命荷兰弟,其他太多不说
北极圈出没人士,喜好六件套和,联五还有铁虫跟贱虫
拖更懒癌患者,但执着热爱写各种短篇

看望


  
  
    他到达竹林时,已经接近傍晚了,像极了那个傍晚。
  
  
  
  靠着石碑坐下,右手搭在上面,像抚着一个孩童的头。
  
  
  
  “小菊!哥哥来看你了阿鲁!”出口便惊人。
  
  
  
  “这不又清明了吗?我没去开会,专门翘了一天班那阿鲁!”
  
  
  
  “小菊小菊!我跟你说我有个新同事,他是日/本,叫本田菊。长得和你可像了!名字里也有一个'菊'字,巧不巧?”
  
  
  
  “你走之后,我们这儿发生了战争,超激烈的战争,不过我活下来了阿鲁!哥哥是不是超厉害?”
  
  
  
  “哥哥现在挺好的,不过因为那次战争,所以国力都会弱到垫底了,但现在是世界第二呢阿鲁!”
  
  
  
  “那次战争,我的子民死伤无数,刚刚去看了他们。”
  
  
  
  “还有那些我的老朋友,我也去看了他们。”
  
  
  
  “诶,很晚了啊,月亮都出来了。”
  
  
  
  “你去睡觉吧,我也回家了阿鲁。”
  
  
  
  “晚安。”
  
  
  
  后来有个偏瘦小的人影从竹林里钻出,静静地站了一会,拿走了墓碑前的樱花。
  
  
  
  清凉的月光打在墓碑上,照亮了唯一一个字。
  
  
  
  脚步声回荡着。
  
  
  
  “菊”
  
  
  

我想他


  “本田先生你干嘛一个人待在这啊?不和屋里的其他国一起吃月饼吗?”
  
  
  
  “我也嫌他们烦。”
  
  
  
  “要陪我喝点茶吗?”
  
  
  
  “话说我以前有个弟弟来着。”
  
  
  
  “你长得真的很像那个弟弟,看着你我总能想到他。”
  
  
  
  “那孩子真的很乖哦!总是nini,nini地叫着我,很可爱的!”
  
  
  
  “以前我也总和他一起赏月喝茶。”
  
  
  
  “月兔在月亮上捣药,他却总说是捣年糕,真是的,明明是捣药。”
  
  
  
  “你看这个茶杯!就是他送我的!”
  
  
  
  “我真的很喜欢他。”
  
  
  
  “你看看我现在的弟弟妹妹都成什么样子了。”
  
  
  
  “一个成人智障,一个叛逆期死不回家,一个面瘫,一个热爱赌博。”
  
  
  
  “真想知道我家小菊长大了是什么样子。”
  
  
  
  “哦对了,我那个弟弟的名字,单字一个菊。”
  
  
  
  “我很想小菊。”
  
  
  
  “但小菊他已经死了。”
  
  
  
  “他死在1895年的一个傍晚。”
  
  
  

旧梗玩的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