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啊

佐助,王耀,荷兰弟,华仔都很喜欢
北极圈出没人士,
拖更懒癌患者,但执着热爱写各种短篇

我想他


  “本田先生你干嘛一个人待在这啊?不和屋里的其他国一起吃月饼吗?”
  
  
  
  “我也嫌他们烦。”
  
  
  
  “要陪我喝点茶吗?”
  
  
  
  “话说我以前有个弟弟来着。”
  
  
  
  “你长得真的很像那个弟弟,看着你我总能想到他。”
  
  
  
  “那孩子真的很乖哦!总是nini,nini地叫着我,很可爱的!”
  
  
  
  “以前我也总和他一起赏月喝茶。”
  
  
  
  “月兔在月亮上捣药,他却总说是捣年糕,真是的,明明是捣药。”
  
  
  
  “你看这个茶杯!就是他送我的!”
  
  
  
  “我真的很喜欢他。”
  
  
  
  “你看看我现在的弟弟妹妹都成什么样子了。”
  
  
  
  “一个成人智障,一个叛逆期死不回家,一个面瘫,一个热爱赌博。”
  
  
  
  “真想知道我家小菊长大了是什么样子。”
  
  
  
  “哦对了,我那个弟弟的名字,单字一个菊。”
  
  
  
  “我很想小菊。”
  
  
  
  “但小菊他已经死了。”
  
  
  
  “他死在1895年的一个傍晚。”
  
  
  

旧梗玩的不亦乐乎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