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啊

佐助,王耀,荷兰弟,华仔都很喜欢
北极圈出没人士,
拖更懒癌患者,但执着热爱写各种短篇

最重要的人

  我真的不知道……
                     ——题记
  
  
  
  七班三人在尸体旁待了整整一天。小樱哭的几近昏阙;鸣人始终不愿意相信前些天还在还嘲笑着他的那个男孩,今天就浑身冰冷的躺在棺材里;卡卡西买了烟,坐在一旁,一根一根不停的抽。
  
  
  
  这是宇智波鼬的通灵乌鸦看到的画面。
  
  
  
  远在土之国做任务的他一下就慌了,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快速的做完任务向火之国奔进。
  
  
  
  他只赶上了一场葬礼。
  
  
  
  哦!他经常做噩梦,他的弟弟,他的佐助满脸鲜血,哭诉着问他发生了什么,一如灭族之夜。
  
  
  
  又或者梦到他自己那个无情的月读,活活折磨死了一个才十三岁的男孩。
  
  
  
  再后来他抓了木叶的一个暗部忍者为晓组织获取情报,意外的发现他是在佐助去世那一天负责监视的忍者。
  
  
  
  仔细地翻看一遍那个忍者的记忆,就在那一天,男孩白净的脸上除了死前嘴唇的颤动,无一动作,就那样安静的去了。
  
  
  
  但鼬第一次如此无力,比灭族时更甚。
  
  
  
  男孩嘴唇的颤动是一句模糊的话。
  
  
  
  于是便读了那人的唇语,对,他临终前的最后一句。
  
  
  
  “不是”停顿着“不是我哥哥干的。”
  
  
  

死亡系列第二弹~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