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七少

一本命佐助,二本命王耀,三本命荷兰虫,其他太多不说
北极圈出没人士,喜好六件套和,联五还有铁虫跟贱虫
拖更懒癌患者,但执着热爱写各种短篇

盖雷——错位 三

  chapter.3
  
  蓝色玫瑰花语——无法得到的东西。
  
  已经经历过了第一次变化的雷伊并没有再为花朵颜色的变化而惊讶。
  只是咳嗽时的疼痛一次次越来越剧烈,那些花瓣争先恐后的从喉咙涌出。感觉自己都快要被撕碎。
  终于结束,他拿起一片花瓣观察。
  这是…蓝色玫瑰…
  无法得到的东西…
  真是贴切呢…
———————与此同时———————
  盖亚和卡修斯…
  依旧照常。
  你以为一个粗神经和一个呆萌能发现什么…
  不过,他们也纳闷过队长为什么开始戴口罩,而且不爱说话了。
  不过过一会儿就走神儿想别的去了。
  缪斯一直在想那天的事,直觉告诉她队长一定隐瞒了什么,可是没有确切的证据,他一定会抵赖到底。
  “唉,到底怎么回事啊…”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开始嘟囔起来。
  忽然,她有了一个不怎么好的好主意:跟踪队长。
  于是,缪斯开始了她的计划。
  
———————缪斯の跟踪手记———————
  ××××年××月××日  星期×
  今天跟踪队长,发现他有时会去一些隐蔽的地方,我十分好奇他到底去干嘛了,但是被一个碍事的人截住了,没能继续跟着,我那时很想揍人。
  ××××年××月××日  星期×
  前几天有任务,没能跟踪队长。但是今天,我胡汉三(划)缪斯又回来啦。今天我行动时  没有(因用力过猛纸张都破了)人阻挡,十分  顺利(纸张已破),我到的时候那里只剩下一堆花瓣,那是蓝色玫瑰,是队长留下的吗?
  ××××年××月××日  星期×
  经过前几次的教训,已经没有人再拦着我了。可是正当我想继续跟上去的时候,布莱克拦住了我,他说:“他并不想让人知道,我认为你还是去问比较好。”
  什么啊,如果能问出来,我还会跟踪他吗…被他这样一搅,队长又失去了踪迹。
  ××××年××月××日  星期×
  今天我知道了答案,可还是有许多疑问。
  下面是空白。
———————分割线———————
  据说在这些日子里,大家在战联队长身后的比较远的地方总能看见某个看起来猥琐极了的联盟队员…
  而雷伊是十分无奈的把缪斯请过来,准备向她说明真相。
  “到底…”刚刚坐下,缪斯便想开口询问。
  “停,”雷伊开口打断了缪斯的问题,“你就听我说就好,不要问,可以做到吗?”
  缪斯点了点头。
  “我得了花吐症,大概只剩下一个半月的时间。”
  “花吐症是…”缪斯开口正想问,却又被打断了。
  “我说过不要问我。”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看她不再问,他便继续说:“这种病症,现在的情况,没有办法医治。”
  “所以,我只能等死。”
  看到缪斯从眼中透出的问题,他叹了一口气。
  “除了你和布莱克,没人知道。”
  “…”又是该死的沉默。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