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佐助,王耀,荷兰弟,华仔都很喜欢
北极圈出没人士,
拖更懒癌患者,但执着热爱写各种短篇

盖雷——错位 二

chapter.2   孤挺花花语——渴望被爱。   
  当雷伊再一次咳出花瓣时,他愣了一下,因为他咳出的不再是那灿烂的金黄,而是鲜艳夺目的红。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停下来,依旧像之前一样捡了一些花瓣,开始往回走。

  他一边走,一边开始在记忆中翻找关于刚才那种花的资料,可惜,他对这些花花草草的事情并不了解,所以并没能想起关于这种花的哪怕一点东西。

  回头去问问缪斯吧,女孩子应该对这种东西更了解一点。

  于是缪斯面前就坐了拿着一个装着洗净花瓣的玻璃罐的带着口罩的战联队长。

  “所以…亲爱的战联队长,你把我叫来就是为了几片不认识的花瓣?”

  “…”貌似,她说的,对诶…

  哦,不不不,他怎么能这样想…

  “虽然听着很荒谬,但它真的很重要,缪斯,我没有开玩笑。”有些头疼的回答了缪斯,差点就被她带跑了…

  缪斯终于是开始装作认真地看那几片花瓣了,过了一小会儿,缪斯也开始认真起来。

  她抬起头来,面色庄重,“这是孤挺花,花语是渴望被爱。”她顿了顿,“可是现在正好是它的休眠期,那么,你的花瓣是从哪里拿到的?”

  “这个…”雷伊没有想到缪斯想的那么远,一时间竟接不上话。

  “哈,我在开玩笑呢,看你那样子。再说了,不能随意采摘花草,可怜的小花…”

  “那个…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落荒而逃。

  “有事瞒着我们啊…队长。”缪斯盯着雷伊留下的一片残影,嘟囔着。

  快速来到一片空地,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思考。   缪斯的心思极细腻,怕是已经发现不对劲了,看起来以后做事要更谨慎啊…

  这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头,回过头,是布莱克,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布莱克,你来这里干嘛啊。”放松下来。

  布莱克不语,拿出一个透明的袋子,里面鲜红和金黄的花瓣有些刺眼。

  “哈,这都什么时候了,布莱克你从哪里找来的花瓣。怎么能随意采…”现学现用可是基本的生存技能。

  可惜碰上了布莱克。

  “我都知道了。”打断了雷伊的话。

  雷伊的慌张在眼中一闪而过却又被他隐藏起来。

  “你说什么呢…什么知道不知道的…”不不,他不能自乱阵脚…

  “我都看见了。”怕表述的不清楚,又加上一句,“你咳出花瓣。”

  “…”终于是没有话说,他沉默了。

  “怎么回事?”布莱克问。

  “花吐症。”

  “…”

  “布莱克,别告诉其他人。估计再过一个月多,我就会退出联盟。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