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啊

佐助,王耀,荷兰弟,华仔都很喜欢
北极圈出没人士,
拖更懒癌患者,但执着热爱写各种短篇

盖雷——错位 六

  chapter.6
    
  荼蘼花语——末路的美。
  
  真的很美啊。
  花瓣大多是白色,有的轻微偏粉,给人一种单纯的感觉。
  看惯了前面的姹紫嫣红,现在的这种纯净的颜色,反而舒心而又美观。
  只是,大部分花瓣都沾着血色而已。
  末路的美么…
  自己竟也到了末路了啊。
  吃力地拖动身子,他像张薄薄的纸片。
  痛,全身都很痛。
  当他走过这短短的一段距离后,已是大汗淋漓。
  几天后的雷伊,依旧是无所事事。
  到什么程度呢?
  他几乎是抄家底般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
  然后,找到了一个上锁的箱子。
  他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个箱子啊。
  出于好奇心打开了箱子,里面是一些很平常的东西。
  衣服啦,手链啦,小摆件啦,什么的。
  咦?这是…
  箱子的最下面压着一本相册。
  里面有许多照片。
  都是关于他自己还有…盖亚的。
  里面的他们笑得灿烂。
  一张一张的翻动,直到翻到一张相片时,他的头开始剧烈的痛,连心口都是钻心的疼。
  然后,他终于想起来了。
  原来,这真的是一场笑话。
  原来,他是真的不能撑到最后。
  原来,他们曾经…
  他累了,也倦了。
  感谢你曾经陪伴过我。
  也曾经抛弃了我。
  现在的你,
  还能容许我,
  说声,
  我爱你么?
  心口发疯的生长着什么东西,痛的已经麻木了。
  心脏,肺,身体,像是要被撕裂般。
  痛到极点。
  “呃…咳…咳咳…”
  大片大片的荼蘼花瓣落下,只是上面,已经看不出原来的色彩。
  鲜红的血液随着花瓣一同落下。
  后来,花瓣少了,只是鲜血争先恐后的涌出。
  身边,是大片的鲜红。
  终于停下了,只是,好冷…
  真的好冷…
  身体蜷缩成一团。
  我这是…要…走了么…
  好像听到了盖亚的声音…
  别傻了…
  不可能的…
  不过信一次也没关系吧…
  那…再见吧…
———————另一边———————
  布莱克并不是多话的人,虽然缪斯也不算是多话,但比起布莱克来,的确算话多了。
  自从知道雷伊的病之后,她一直纠结着要不要告诉盖亚。
  别人看不透,可她知道,盖亚对队长的关心远超过他人,包括她。
  结果,她还是告诉了盖亚。
  得知后的盖亚有些懵。
  “既然是这样,那叫我有什么用啊…”
  “傻也得有个限度吧你。”
  “其实,你失忆过…”
  如果缪斯说的是真的的话,
  那雷伊他,现在是生死未卜。
  快一点,再快一点。
  当盖亚把雷伊家的门强行拆开的时候,雷伊是蜷缩着的。
  身边大片大片的红衬得他是如此的白皙,脆弱。
  颤抖着伸出手指,已经没有呼吸了。
  对不起…
  我…来晚了…
  轻轻的将唇贴上去,冰凉的。
  当布莱克他们赶到这里时,盖亚只是抱着雷伊的尸体,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对他们说:“嘘,小声点儿。雷伊他睡着了,只是睡着了而已。”
  从那以后,盖亚变了,不再吵吵闹闹,也不会再那么大大咧咧地笑,那种仿佛能带来阳光的笑,自从雷伊死后,再也没见到了。
  也很少说话了。偶尔有的长段的话,也只是会对着雷伊说了。
  怎么说?对着相册说。
  对着相册里的人说。
  
  疯子和死者,幸福快乐地生活着。
  The End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