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啊

佐助,王耀,荷兰弟,华仔都很喜欢
北极圈出没人士,
拖更懒癌患者,但执着热爱写各种短篇

所谓等

  曾经,我看着曾经陪伴我的古文明一个个逝去;现在,看着国家们一个个的离开;未来,我将陪着地球一起毁灭。
                        
                                                   ——题记
  
  
  
  王耀坐在会议室里,要不是任勇洙烦人的起源论惹到了家里的大部分人包括上司,他才不会跑来联合国听一个hero狂,一个混蛋鸦片,一个X奔狂还有一个毛子开会,哦对,还有一个临时过来和他谈判的思密达怪。
  
  
  
  但事情的发展貌似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从进入会议室时,就看到互怼的鸦片和X奔狂,正在打架的毛子和hero狂,跟站在桌子上大喊着全世界都是我起源的思密达怪。
  
  
  
  最近真的是很忙啊,湾湾,南海,右翼,萨德,地震,又冒出来一个起源论!烦到想死,当年作为东方霸主时哪有这么多破事?哪个国家不乖乖进贡?以前在龙上司的身后看朝拜的使节跪在龙椅之下,生活总是那么美好而且自由。
  
  
  
  后来,鸦片,圆明园,八国联军,嘉龙,濠镜,晓玲,刀伤。
  
  
  
  但大国终究是大国不是吗?所以活下来了,所以崛起了,所以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以直逼那所谓的世界英雄。
  
  
  
  看看面前人在打架的众人,大概一时半会儿是不会理他,不想处理此事,铁了心的想让他等罢了。
  
  
  
  呵,真是傻。王耀笑着叹了口气,起身向门口走去。
  
  
  
  临出门,想了想,又转身说了句:“你们先玩着,我去拿点吃的。”
  
  
  
  众国没有理会他。
  
  
  
  “四大文明古国我熬死了三个。”
  
  
  
  瞧着仍在面前打架的国家意识体们,回忆着前尘往事。
  
  
  
  “我从来不怕等”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