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佐助,王耀,荷兰弟,华仔都很喜欢
北极圈出没人士,
拖更懒癌患者,但执着热爱写各种短篇

豆皮寿司

@下弦月 你要的鼬佐 ,不过貌似有点渣对不起
斑爷打酱油

宇智波佐助心很塞,而且极度想死。

他看着面前小山一般堆起的盘子嘴角抽搐,这些竹签来自面前那个八字纹甜食控——宇智波鼬。

“哥……这已经是你吃的第72块蛋糕了,还有我们是出来买豆皮寿司的。”对,佐助和鼬奉老祖宗之命,出来买豆皮寿司。

宇智波斑已经病了好几天了,成天一副苟延残喘,命不久矣的样子,宇智波大宅的几个只能每天轮班去照顾他。早上佐助和鼬换班时,老祖宗招招手让鼬过去,一副我快要不行了,你麻溜过来给我听遗言的模样。鼬乖乖的过去了,佐助也悄咪咪的溜了过去,很好奇斑的遗言会是什么。凑近时,鼬却已经起身,斑则仍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甚至还冲他笑了一下,真是恶寒啊。

“佐助你钱包呢?”正疑惑着宇智波斑是不是吃错药了的佐助突然就被鼬的问题惊醒。 “啊?” “斑说你新发了任务奖金,让我和你一起给他去买豆皮寿司。还说要多买点儿。”

“…………” 老不死的你给我等着。

“佐助不来一块吗?”鼬的声音把佐助从回忆里拉出来,哥哥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不,牙疼。”

从小就这样,明明是亲兄弟,但佐助吃完糖就总是牙疼,而鼬却有着副金刚不坏的好牙口。果真尼桑是完美的。

“那就走吧,服务生,打包些豆皮寿司!” 佐助满脸感激地看着鼬,天知道这新款式蛋糕甜腻腻的,看着讨厌,问着也讨厌。哦?你说佐助怎么知道?都说了是闻啦,这玩意飘出一股诡异的甜味,烦人死了。 “对了老板,再打包二十八块这种蛋糕!” 看到弟弟疑惑的目光,鼬笑了笑说:“凑个整” 好,哥你狠,合伙老混蛋一起坑亲弟弟的任务奖金和外快。

要问任务是什么,其实就是一个A级的小任务——去千手家陪千手柱间打一整天的牌,说的文艺点就是和委托人赌博。能变成A级任务主要是因为带土想坑千手柱间的钱,就拉上卡卡西以什么鬼的这个任务会出现忍者啦,要保证初代目大人的安全啦,能和忍者之神亲密相处一整天是多么荣幸啦,从D级硬生生地搞到了A级。至于外快的话,当然是从千手柱间那赢来的啊!跟宇智波家的人玩牌莫不是个傻子?

“想什么呢,走啦佐助。”鼬提着袋子站在原地等着他,这时佐助才发现他落在了后面。夕阳斜斜地打在鼬的侧脸上,温柔地勾勒出橘黄色的线条。

“来啦!”佐助小跑跟上去,并没有握住鼬伸出的手,而是直接扑在了背上,突然的行为让鼬有点站不稳。

“哥哥背我。”

“佐助这么大了还要哥哥背啊”

“不管,今天吃我的,花我的,尼桑你必须背我。”

鼬扭过头,看到把脑袋埋在他脖子上的佐助,笑了下,不管多大了总还是那个爱撒娇的小孩子啊。他把佐助向上托了托,慢慢向大宅走去。

暖阳下,小路上,柳树旁,小河边,一对兄弟,哥哥背着弟弟。真美好,不是吗?



躺在床上的斑:emmmmmm…………这两个不肖子孙早上出门怎么晚上还没回来…………

求斑爷心理阴影面积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