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佐助,王耀,荷兰弟,华仔都很喜欢
北极圈出没人士,
拖更懒癌患者,但执着热爱写各种短篇

这什么鬼的反王耀吧,心血来潮一搜还真有,不是,耀黑我不说啥,一天天的拿国旗当贴头算什么?我去,生气。

在下是耀厨,是友军

佐助语录合集

今年佐助生日时候就想写个生贺,结果不仅三次元出事,自己也懒,所以一直没完工,对,直到他生日结束也没发出来。
现在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就做了个佐助语录合集,有空码个几万字大长篇做补偿!真的!
我亲爱的宇智波佐助,这么晚才祝你生日快乐,真是很对不住,但,我是真的喜欢你!
PS:欢迎改错和补充!




太多的羁绊只会让自己迷茫。强烈的想法和珍惜的思念,只会让自己变弱。

我可是拼了命去做的,不要用“天才”两个字来抹杀我的努力!

放弃就代表了结束。

孤独,不是被父母责备后的那种难过,可以比得上的。

人在了解了什么是爱的时候,也就同时背负上了憎恨。

我早已闭上了眼睛,光明根本就不存在了。

忍者的本质是不会变的。

你和我都了解孤独的痛苦,而这份痛苦会让人坚强起来,所以我要斩断这份联系,从而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当你觉得友谊是个愚蠢的东西,那你肯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笨蛋!当你失去友谊的时候你才会觉得可怜,那都是你们这些不懂的友谊的后果。也许我也就这样傻过。

庸人的手里剑还不如高手扔出来的小石头。

  闭嘴!不许你对鼬说三道四!

  你还活着的时候,就总是没有机会照顾我。每一次都是说“原谅我”,然后点我一下额头就逃走了。现在死了还要从我身边逃走吗?

  那个人——我的哥哥,在杀死他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死的。

  只要能杀死他,我的命,要多少,给多少。

  那你就快使出万花筒写轮眼来杀我试试吧。还是说,现在的我,凭你的器量无法测量了呢?

  你这个没父母没朋友的家伙,能明白我什么!你这个从一开始就孤单一人的家伙,能明白我什么!正因为有羁绊才会痛苦,失去这珍贵的羁绊是何种滋味,你能明白吗!

  那种事情我怎么知道。哼。我是最讨厌你了。可身体不由自主就做了,笨蛋。

  我的梦想是没有未来的,我的梦想只有在过去,只有在那才存在。

  我曾经失去过一切,所以我不想再看到我最重要的伙伴,死在我的面前。

  哟,你没受伤吧,胆小鬼。

  为了复仇,就算舍弃着身体,又算得了什么。

  羁绊太多,只会迷失自我。

  把鼬,我的父母,我的族人!把他们全还给我我就停止!

  你的雕虫小技,我就奉陪到这里了。

  那些笑声现在对我来说就是讽刺和嘲笑!而我将把这些笑声变成痛苦和哀鸣。

  如果我死了,那就证明我的程度只有这么多了。

  我早就闭上了双眼,我的目的只在于黑暗之中。

  永别了,哥哥。

  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对于幼年的我来说,只不过是一场幻觉,我真想是自己处于一个残酷的幻术之中,但那是无可辩驳的现实。

  理由很简单,我并不是无法斩断我和你之间的羁绊。只是不想按他的方式做。

  我现在的眼睛,能够清楚的看见黑暗。

 因为有亲情的羁绊,失去了就会痛苦。

 对于鼬来说,我比村子重要,在我心中,他也是这样,比村子重要。

  所以,当以前关系很好的兄弟离得越近,当我越理解你,对那个给你带来痛楚的木叶的憎恨就越是涌上心头。而那份憎恨也变得比以往更加深沉。我知道你希望我做什么。正因为你是我的哥哥才会否定我,但也正因为我是你的弟弟你才说什么也无法阻止我。就算你在这里想保护村子,我也一定要毁灭村子。

  这是眼力的战斗,别小看宇智波!

  无论你将那眼睛用的多么炉火纯青,我的恨,都会将镜花水月变为现实。

  愿望越是强烈,就越会冲淡那份感情。

  鸣人,你跟我一样,都体会过失去亲人时的孤独,而那种孤独,会让人变强。

  正因为我明白这份羁绊,所以我要亲手斩断它。

  我是个复仇者,我是为复仇而生的,为了复仇我可以放弃一切。

他们全都笑着…他们的笑容…是用鼬的生命换来的啊!!什么都不知道…全都在傻笑着!!

蠕地之蛇 就算做着飞天之梦,终究也只是个幻想,但还是不想放弃,而盯上巢中雏鸟的你,其实反过来断送了自己,葬身于从此翱翔天际的鹰眼之中。

在中忍考试的那个森林里你令人作呕地践踏了还是小鬼的我。所以你才给了我翅膀,你应该是想利用这个来束缚我吧?我是复仇者!为了达到复仇的目的,我觉得就算舍弃这个身体也无所谓,你只是想要写轮眼。但是你对鼬毫无办法,所以才盯上了我这小鬼。对吧?被敬称为三忍之一的天才?但是你只是被世人所谈论的普通天才罢了。不要说超越宇智波的威名了,是根本就无法触及到。不管怎样的天才在宇智波的威名之前都只能退化回凡人。不惜用药物折磨自己甚至调换身体,以这种令人作呕的方式来接近宇智波力量的你的行为,对持有宇智波之名的我来说,真是肤浅的滑稽。而且我不喜欢你的做事方式,你的目的是什么?一边不停地转移基地,一边不停的进行实验,接二连三的玩弄他人的生命!不管是为了解开这个世间的真理还是什么,以这种无聊的利己理由,不停地将别人像玩具一样玩弄于股掌,真是令人作呕。你现在比我还要弱,有什么资格杀鼬。

愿望越是强烈,就越会冲淡那份感情。

理由很简单,我并不是无法斩断我和你之间的羁绊。只是不想按他的方式做。

最近是比较闲的了,想找几个人扩列,让朋友帮忙从关注我的小可爱里抽了几个,我会私发去问qq号啥的
要是打扰各位被选到的非常抱歉,直接来一句最近没有扩列想法就好!
就这样?大半夜的打扰了

所谓华山本性

看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写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提剑牵马,竹箫斗笠,走过万水千山,杀尽飞贼墓贼。
在漫天大雪中掀帘走进长风驿的酒馆,最劣的酒也喝得飘摇洒脱,幸而遇到的好酒又带回门派与师兄弟分享。
耳朵里听着世人口中的名门正派之称却不屑一顾。于世俗礼教全然不信,只信手中剑,心中剑。可以与被唾为歪门邪道却只杀该死之人的暗香把酒言欢,也可以提剑斩尽名门正派中的宵小之辈,固守着心中的正义。
没银子了,找个阴凉地便舞剑卖艺,并不在乎颜面名声。
赚得的钱眨眼间便花了出去,一小点拿去买酒,小部分上交师门,其余大部分都散给了乞丐穷人。
华山虽冷,义字为衣。我华山有剑可斩愁,有雪可白头。
君子骨深藏于嬉笑之中,侠肝义胆蕴含在剑萧之间。
始终记得初至寒潭时
齐师兄半醉之间说道
把你扔进去,是为了冻醒你和你的剑
风师兄说
剑之身,冰冷,执剑之人,炽热
将入门弟子扔入寒潭,是练身,亦是濯剑
掌门的话语至生难忘
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华山弟子。当严于律己,一刻不可懈怠。你的剑就是你的道。
千山冷落凌云道,一生疏狂剑并啸。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龙吟涧底寒潭澈,剑在匣中作狂歌。

我爱华山

【鸣佐】阴天不下雨

@墨栀 你的点梗


漩涡鸣人最讨厌阴天,特别是既不下雨还在刮风的阴天,最可怕的是刮分不清冷暖的那种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风。沉闷,让人致郁。

这样的天气,他总会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特别是不知道朋友安危的时候,更加恐惧。

又是一个这样的天气,水忍村水影发来一份邀请,鹿丸却说不处理完文件不许去,不带一个贴身保护的忍者不许去。

“真烦啊我说!”边这么想着,边马不停蹄地处理文件,可好久都没有出村了!但还要带个贴身保护的忍者真是讨厌,明明没有什么人可以伤到自己。

看一眼窗外,天还是阴的可怕,总感觉下一秒大雨便会倾盆而至,但地面却仍然干燥。

继续把精力投入到公文中,可不能再被鹿丸再找个什么理由扣下来,这次必须出村!谁拦都不好使!据说朋友现在就在水忍村。

一切归为寂静,只听得到笔的沙沙声。

过了很久,久到黑夜笼罩天空,加班加点完成了几天的任务,迫不及待地跑到辅佐官的家里汇报,像是忘记了谁是上级一样。

奈良宅中没有一丝灯光,刚抬手准备砸门,声音就传了出来。

“找好的忍者在村口等你,随时可以出发。”

隐约还能听到叹气生和一句“真麻烦”

天还是那么阴,不过早就被激动的心情冲淡了不少,远远看到村口在等待的那人,更开心了几分。

冲过去,大喊出他的名字,想再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

但是,扑了个空。

那人灵巧地躲开,说着句似是玩笑的话:“漩涡先生,我受不起火影的友好。”

手指颤动了几下,却微微欠身鞠躬。

“您好,我是宇智波佐助。”

他正色道。

“是这次负责护送七代目的忍者。”

声音中不带有情绪起伏。

“万分荣幸被分配至此。”

风更大了,这不是那个宇智波的佐助了。

面前的人早已把自己变成了假人,将情感全部封锁,就像不下雨的阴天,就像无法表达的自我。

天还是阴的厉害。

他是木叶的佐助。

就像木叶的鼬一样。

走上了不归路。

欢迎加群!欢迎武华,少暗党加群,本质上这群就是个聊天群,文手画手交流脑洞,游戏党交流游戏还有闲聊,秀恩爱是可以存在的,但还钱是不可能的。欢迎各区,服的同好加群!
群号864876425

占tag.致歉

……在官方的b站账号上看到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梦中情华!!!!!!就是穷,没钱买……
还有最后一张没错是真的,是雪碧,是华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梦中情华啊啊啊!我想要这个华仔!!!这个华仔有股禁欲的感觉超攻超好我爱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道长也好看但是小华仔更吸引人啊啊啊!!!官方爸爸你卖这么贵你不如去抢!!!!
想要——买不起

阿哑_致力于成为甜鱼:

梦中情华和梦中情当!
噫呜呜噫我要是有钱该多好!
他们真的好好看![爆哭]

图扒自官博*